在愛情遊戲中

輸的那個人

就是第三者

 

 

 

我扮演著第三者的角色

一個沒有威脅性

自覺反而不像第三者

而只是個旁觀者

適合的聆聽著妳的苦

陪伴妳做任何事

是我自己沒有說出口

不想疲勞轟炸

對那時候的妳太殘酷

 

 

有時後懂得太多是個困擾

一件事情

一句話 就會看的出立場

再多的解釋

也無法解釋清楚那所謂的「立場」

 

usertile39.bmp

 

或許是我根本就不了解他

所以我說的

感覺上妳都否決掉

 

 

最後 妳還是沒有說結果

他真的有再回頭找妳嗎

我不需要過問

因為那個「立場」

妳在很久之前似乎就說過了

 

瑞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